《洪范禹碑》蝌蚪文符解读的最初思路过程与结论 看全部

南岳衡山岣嵝峰《洪范禹碑》的解读思路与初步结论

一,《禹碑》的来历

《禹碑》又被称作《岣嵝碑》,上面刻录有一堆古怪别扭蝌蚪形状类似文字符号。汉代以来的一些历史资料,或简略或详细记载有这座来历神秘的石碑,记录者或转述或自己确认它是存在于南岳衡山岣嵝峰。至于这石碑的具体来历并无官方史料确证,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直至今天,所有人都认定它与大禹治水有关联。

单以"岣嵝"两字而论,直到东汉早期许慎著作汉字史上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之时,也都尚未收见有这两个汉字。到了汉未三国曹魏时期,在张揖所著的《广雅》(隋代避杨广讳改称《博雅》)里,才首次提到"衡州南岳有岣嵝峰",并写到"上有神禹碑"。(按:此记录明显有可疑之处,或许是隋代官方学者避杨广讳改《广雅》为《博雅》抄录时添改加入,也可能是清代学人为了编写《康熙字典》而转录《博雅》条目,在传抄时误写或附入。"衡州"是隋代地名,南岳由安徽天柱山改为湖南衡山也起于隋代)。

晋代,曾经担任过当时长沙郡国国相的衡阳人罗含,在其所著的《湘中记》里,写有"岣嵝峰有黄帝赐大禹玉牒","上有神禹碑″等文字。到了唐代,韩愈有诗文"岣嵝山尖神禹碑,字青石赤形模奇",明确记载了确实有蝌蚪奇文的石碑。韩愈虽然没有亲眼见到石碑,但他听人转述的"字青石赤形模奇"这些碑符特征,与现今仍然存世的,也是已知年代最早的岳麓山蝌蚪文石碑的形制相符。上述这些文字记录,是有关于禹碑来历的较早期的明确史料。它们大体上提示了蝌蚪文符禹碑制作或现世的年代区间上限。

现在,国内如长沙岳麓山、武汉汉阳长江汉水合流处、南京栖霞山、绍兴大禹陵、云南昆明法华寺、四川北川禹里、河南汤阴等等不少地方,国外如韩国江华道至今保存有明代万历年间简录了部分禹碑蝌蚪文符制作的《大韩平水土赞碑》等、日本国内十多处地方也有相关大禹治水事功的禹碑禹迹摹印拓刻,这些中外碑刻都托名为大禹鼓捣出来的古物。

四千年前的大禹时代就有这样的石刻?

全国乃至东亚范围内,从三皇五帝时代一直到殷商之前,在甲骨文岀现之前,并没有另外一件这种近似文字乃至文章的象形文字符号类金石刻录物品。作为唯一的孤例,说它是大禹时代的造物,当然不太可信,甚至概率无限趋零。

那么,它可能会是谁制造的呢?

在南岳衡山这样政治宗教文代地位独特数量有限的地理名山上,用众多古怪象形文字类符号摩崖刻在大石头上。在从殷商周代之后至魏晋之前的这一历史时期内,客观上来说,其工程量并不小,这样的举动,其影响也不会小,不可能在当时完全无人所知。显然,并不太可能是民间人士作品。如果它是早期道教创派人士所为,这也绝对算得上是早期道教道门的盛事大事,应该会留有史料方志道观典藏记录。如果它是各王朝中央官方所为,同样也多半会有相关史料记录。然而,却偏偏没有这两种最具可能性的记录。

那么,它会是谁制作的呢? 又为何没能留下记录呢?

有几个可能的人选,但最有嫌疑的,恐怕要数王莽与刘歆这两人。

在南岳衡山做这种摩崖刻石的事,非有帝王参与,一般人还真不敢去做。但是,无论是哪位帝王但凡参与了这事,为何却又没留下相关史料记录呢?

推测起来,原因无非是制作时并非正常情况,制作它的目的用途,恐怕另有非同寻常之处。多半与当时的那位帝王得国不正,需要搞阴谋伪造神迹有关联。

历史上有这类需求的帝王可就多了。除了西汉未年篡汉的王葬,东汉末年以及三国魏晋南北朝的这么些帝王里,开国君主们谁都有可能。

但是,这些帝王他们不但篡位禅代成功,还大都传了二三五代。如果他们是要造神迹托天命,把这石碑作为改朝换代的工具法宝证明,他们在事成之后就一定会留下记录大书一笔特别宣扬一番。

所以,这石碑多半是某位"帝王"改朝篡位事业搞成了半拉子工程,是搞成烂尾楼情况下的作品。

即便是这类半拉子帝王或草头大王,数量其实仍然不少。

比如,秦末南方的各支起义军如陈胜吴广鱼腹藏书又自立为王的之类,汉末的南方诸候们尤其是袁、刘、孙三姓世家贵族乱世豪杰们,汉末的黄巾太平道起义,他们也都可能去制作这类物件。当然,这些人都是拿起铁杆子真刀明枪直接干武装的,犯不着把这事只做不说,深藏名山而不声张。所以,他们之中哪位枭雄做下这件事的概率也不高。

相比较起来,介于上述两种情形中间的王莽(以及刘歆等人),可能性就大多了。

他当权十几年后,又篡位成功了,还做了十几年皇帝。但最后却又终究没能立得住,死于非命,身死族灭。他所建立的大新朝也不归于史册正统,史书不为他立本纪而只归入列传。

他与刘歆两人,一生都最喜欢制造符命图谶各种石刻神迹,又以虞舜后代自命,惯于伪造三皇五帝夏商周三代古文史料。

可以说,这座石碑但凡有一点痕迹显示它本来是伪造或改造过的。那么,由王莽他们伪造的可能性、概率就会是最高。

南岳衡山这地方,与虞舜有较紧密关系;这石碑上那些疑似文字乃至文章的符号组合,又如此古怪离奇。所以,无论是从制作人所应具备政治地位,还是从其应具备的文化水准能力去判断,显然都可判定它并非寻常人所能为。

把这些疑似文字文章的符号,与汉字、古文形成发展过程中的变化对比起来研究,再结合这些符号独特的形状组合结构来判断,大致可判断其被制作的可能年代区间。从它所能发挥的功能去归类、从制作者试图完成的目标去判定、从制作的原由去分析,也可考虑一些线索得出若干推断。

总体而言,可判断它大致上与夏商周先秦时期的金文、大小篆以及秦汉隶书这些字体,与《尚书》《楚辞》《汉赋》这些古文体,相对而言更接近或更早。也可推断出,在这些字体文体流行的年代区间内,时间越往前,越往年代区间的上限推,可能性概率相对也越高。

综合考虑这些因素,也就比较容易让人把这石碑与王莽篡汉联系起来。

那么,问题来了。王莽篡汉前后,他曾伪造了那么多符命图谶石刻祥瑞神迹,史书对其都有比较清楚详细的记载。为何这件并非可以轻易忽略的石碑,却又没能被记载呢?

况且,在汉代,南岳并非是现在的这个衡山,而是现今安徽霍山县(潜山县)的天柱山。王莽篡位时所伪造的大量神迹,大多都是在长安周边地区或人口密集、开发程度较高的地方。他在这方面更追求最快速度推动最大影响力,并不强求更高难度与精细质量。他似乎完全没必要安排远距离不易操控掌握、当时开发程度很低、交通不便、影响效果很小、当时还属于南部边荒地带名声不显的汉代南岳天柱山岣嵝山。

当然,王莽当政二三十年,篡位后做皇帝都做了十几年。他一直到死,也都还沉迷于伪造符命图谶弄石刻神迹。他篡位得国不正,当然也就始终有这方面的旺盛需要。他在某个时候因政治所需,让人去岣嵝峰造出这个石碑,虽然不具必要性,但可能性也是有的。

为何没有留下记录?

如果伪造改造《岣嵝碑》的时间是发生在他篡位前后,这件事没能被史料记录,那就很可能是因为岣嵝山距离长安太远,由此造成了时间上的各种不凑巧。

按照《汉书.王莽传》里记载,王莽指使一些人造出了大量符命图谶石刻神迹为自己篡位服务,他在事成之后,大肆封官赏钱给那些参与造假的功臣功狗。当时,更多人也就不免要以此来求富贵,于是,这些东西便满天飞源源不断。然后,有人就上书劝谏了,王莽也下诏禁止了,还为此杀了一批人。

所以,王莽虽然终其一生都喜欢伪造各种神迹,但在篡位登基前后,却又还有一段减缓、中止乃至禁停伪造的时期。
这样一来,也就肯定存在各种时间差了。而岣嵝峰这里,肯定就是系列时间差中受害最明显的那一类了。

因为距离太远,它可能来不及去追凑各种神迹纷至沓来时的那些热闹。因为处在边缘地带、汉代的南岳还并不是它,影响作用效果也没那么重大,即便与舜帝大禹可以牵扯联系上,但也没到非它不可的地步。

最后,这神迹造是造出来了,但却没能及时用上。等到造好了报祥瑞送来长安了,可能又已恰逢他的禁令诏书也颁布了。

祥瑞太多,封赏赶不上节奏,于是他改赏为杀,人头都砍了不少。这种新情况下,长沙郡国驻长安办事处主任也许就难以判断《岣嵝碑》的价值份量,也许就不敢报喜讯,也许就果断退缩观望了。

再然后,王莽政权被更始帝干掉了。天下战乱了一阵子,这事儿也就更没有下文了,恐怕一应档案都销毁得干干净净了。

二,《禹碑》的解读思路与具体过程

《禹碑》上面总共有77个符号。

先说说它们的排列布局。

从上往下看,上面五排,每排九个符号,共45个符号。下面4排,每排8个符号,共32个符号。从左往右看,左边第1列,只有5个符号。从第2列到第9列一共8行,每行9个符号,总共72个符号。

如果左边第1列也是9个符号,那么它们就组成为纵横都是九道的一个正方形,九九八十一个符号。但是少了4个符号,也就显得上宽下窄有残缺。

这样比较整齐规范的总体排列布局,值得注意。

比如,左边第1列为什么少了4个符号?是不是说这石碑最后还没有完工?

如果这些符号是文字、汉字,如果它们所组成的就是一个完整的文句文本,那么,左边第1列显得单立出来的5个符号,是文本的结尾字句、标题,还是签名?

又比如,这样子排列布局后,客观上就形成的,或者是可以被抽象出来的一些数字,在古代是否有特别意义的? 五排九列四排八列?九、五,四、八,45,32,77(81-4,5+72)。

如果想得更复杂一些,把左边第1列与最上面或最下面的那一排符号都单独列出,则又会形成4,9(5,8),8x8=64,等等这样一些或许有其特定意义的数字组合。

这些数字真地有特别意义吗?

其次,再看看这些字符的具体特点。

最突出的一个特点,77个符号,没有一个雷同重复。

如果这些符号确实是文字符号,而且组成了完整文本,那它们彼此全无重复雷同的特点就显得比较古怪了。

这个数量级的汉字符号所组成的文本,很少乃至根本找不出第二例完全是由不同的字来构造的。不要说常用汉字数量极其有限的古代文本了,常用汉字数量大为扩充的现代文本,也都很难构造出来由77个完全不同汉字组成的语句段落。

考虑到岣嵝峰上的这个石碑所可能具有的几种功能、作用,参考有类似功能的其它符号组合系统或文本,也就更加要令人觉得奇怪了。

这类石刻作品可能有以下几种功能作用:记录帝王事功向祖先神灵吹嘘昭示后人、祭祀天地秉告或誓约于神明、托天命代表天意给出隐晦神秘暗示,以便作出相应的政治变革、权位更迭、大政方针改换之类关键性的安排。

功能与之类似的可作为参考的文献,恐怕只有真伪古文今文《尚书》里,那十几篇几十篇诰、命、制、册、祭等等之类文本。

然而,即便是《尚书》诸篇,虽然都已经是极尽言简意丰如同天书之能事,但是也没有哪一篇哪一段能做到77字个个不同。

其次,虽然77个符号没有雷同重复,但其中很多符号在各自的形体结构上却有共同特点。

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很多符号在左右结构上,呈现出比较明显的对称结构。此外,所有这些符号从外观上整体上观察,也具有明显方块文字外型。

这两个特点,与汉字的文字形体结构比较一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国人看到这些符号,无论是唐宋时的古人还是近现代的学者,都很容易就认定它们是采用了特殊刻写方式的汉字。

此外,由于它们是石刻文字,也就很容易就让人去对比相应的汉代尤其是王莽新朝的印章文字,也很容易让人寻找到两者之间更多相似相近之处。


综上所述线索,把它们串接起来,已有极大概率可判定一些结论,至少可以作出一些大胆假设:

《禹碑》或《岣嵝碑》或许是在王莽篡汉这段历史事件前后,由刘歆等操盘手们具体操作,参考了他们这些作伪专家亲笔操刀过的古文《尚书》文本,为王莽的篡汉事业服务才制作出来的,是伪托天命天意的符命、册文、训示一类的重要物件。

考虑到它没有被记录入史料,其内容的关键性重要性或许没有那么高,应该没有与篡位的直接需要发生必须关联。所以,它很可能只是表述上天神灵先祖对于王莽新朝未来宏观大政方针之类空洞东西的认可或给予指导意见。

王莽篡位之后的未来大政方针方面的具体方案文本,他们当然早已有相应既定或粗略或细致各种安排。《岣嵝碑》只是对其更进一步的抽象化处理,只是要代天证明其合法性正统性。

王莽在治国理政统军决战方面,胸怀、眼光、思维、操作能力,都算不上优秀。既无雄才也没大略,具体操作也常显幼稚呆萌死板。但他却算得上是托古改制的祖宗、专家,很能折腾。他的新朝,搞出了一大堆脱离或疑似超越时代的新玩意,让很多人以为他是穿越客。

那么,王莽新朝搞的那一大堆具体施政方略里头,哪些东西才是需要《岣嵝碑》去确认,赋予天意祖先神灵光环的呢?

显然,涉及人事变动、官吏制度更废的,有《周礼》《礼记》这些古书去让王莽按本本办事,改造旧汉朝,建设他的大新朝理想国。

《岣嵝碑》所要确认的,多半就是他授意刘歆编改的《尚书》中的某些东西。尤其是象《洪范九畴》里的洪范五行、洪范八政这些东西。

对比《洪范》文本,很客易就发现里面又出现了五、八、九这些数字,它们在《洪范九畴》这篇文本里甚至比比皆是。对比《岣嵝碑》布局结构上同样明显呈现出的五、八、九,它们只是巧合么?

顺着以上思路,已经可以把《岣嵝碑》与很可能经过了王莽刘歆之手编纂的《洪范九畴》联系起来了。
但是,这显然并不够。

《洪范》与其它《尚书》篇目一样,并没有由77个完全不重复古字所构造的语句段落。

77个文字符号,具体所指示对应的又分別是哪些汉字呢?

再认真研究一下,首先,很容易就注意到数字五,单列左边第1列的五个符号,很突出。

这就不难把左起第1列符号去对应对比文本第一畴,而五个字符,大概率是对应金、木、水、火、土这五个字。

两者对比,这五个汉字,全是左右对称架构。而《岣嵝碑》上这五个符号,同样也全是左右对称结构的。在字符结构上,两者一致。这样子连续五个字符全都是对称结构的,在《岣嵝碑》九列九行总共77个字符里,甚至也唯此一例(?)!

《洪范九畴》第一畴,就是洪范五行段落。其中的关键字眼就是金、木、水、火、土。这一段落里的其余文字,全是对这五字的演绎扩充解释表述。《岣嵝碑》单列它们于左起第1列,并非偶然。

其次,既然思路走到了这地步,已设定了左起第1列五个字与《洪范九畴》第1畴关键字眼相对应。那也就不妨继续往后设定:《洪范九畴》各畴可能与《岣嵝碑》的九列之间也会互相对应!还可继续直接设定《洪范九畴》文本与《岣嵝碑》符号集合两者之间的对应方法!

即,《岣嵝碑》是对《洪范九畴》的再抽象,或《洪范九畴》是对于《岣嵝碑》的扩大解释再表述。

从左往右排列,《岣嵝碑》的各列大体上分别对应《洪范九畴》各畴,但可能并不严格要求各列九符一定要两两对应各踌九字。《岣嵝碑》各列的九个符号,只需要分别对应《洪范九畴》各畴的关键字眼,具体数目可能会有参差不齐。

换言之,《岣嵝碑》只是《洪范九畴》里各畴的关键字眼,用特殊方式刻写后所组成的符号集合,它并非是一篇句组段落文本。

《岣嵝碑》作为符号集合,与由阴爻阳爻所排列组合成的八个、六十四个卦符集合一样,是《先天八卦图》《后天八卦图》那样的符号集合。而《洪范九畴》作为对应文本,则是与卦爻辞、卦传所组成的由周文王推演周公旦注解孔子释义的《周易》文本类似的具体文本。

《岣嵝碑》剩下的八列七十二个符号,大体对应着《洪范九畴》其它八畴各畴中的七十二个关键字眼。

它们都必须是各畴中可作为文眼句眼的关键字。

在文字结构上,有些同样有左右对称结构,但也有不是左右对称的。对比时,很可能只需根据这一差别就可快速进行区别辨认。

它们很可能不但无一雷同,还很有可能各自独立,并不强求要组成词汇短语,不会形成主谓宾结构的语句段落,更不会表达出什么系统完整的意义。

它们的排列组合顺序,也许并不严格按九畴关键字一一对应,也可能不严格按文本中的先后顺序排序。

最后,根据上述所列示的标准、特点、要求,这77个字有可能是:
吉凶
风雨霁
正直刚柔
寿富康宁好
短疾忧贫恶弱
岁日月星辰历数
食货祭司空宾师徒
水木火金土 貌视言听思
敬农协乂建明念向威
卜悔贞考终命折平高
强克德燮友子民寒燠
父母王皇天

以上这77字,只是初步判断,不作为定论。具体的77个文本字眼,以及各字与各符号精准的一一对应关系,需要更细致的考察比较辨别。

这里只简单求证一下,拿比较有把握的几个关键字求证一下。

左第3列从上往下九个符号,似乎就正是"貌视言听思食货祭司"九个字,那么,这就可以初步实证了!?

其它的,这里就不再反复推敲比对,一一确认了。

三,若干问题

首先,还是前面那个问题,如果真是王莽刘歆他们伪造的这石碑,为何就没留下史料记录?

王莽刘歆他们是既有需要也有能力搞出这么个东西的,他们当时为了把那场篡位大戏尽善尽美地演好,真地是花了很长时间做了很多事。与后来的曹魏代汉、司马晋代曹魏相比,后来的这些篡夺禅代戏码全都是匆忙中仓促上演。

他们时间这么充足,准备这么充分,这个物件这个事情所占分量虽然没那么关键,但也不能算小。为何最后没能用上,特别是为何没有留下史料记录?

真的只是因为前面所述的,百忙之中这些属于锦上添枝叶的次要事项,因为距离太远操作难度大,又恰好遭遇各种时间差,最终才错失"假做真时"的机会?

或者是因为《洪范九畴》本身也是做伪假造之作,而且它与王莽改制的进程并不配套,相互衔接上有问题。为了配合王莽改制具体操作进程,需要经历不断修改的长期过程。甚至因为政治需要,文本中有些字眼后来不得不改,而《岣嵝碑》在此过程中因此便失掉了价值?

王莽改制过程中,经常朝令夕改,很多大政方针反复颠倒前后矛盾。《洪范九畴》恐怕也很难逃一改再版三修订的可能命运。于是《岣嵝碑》就无限期推迟了出山时机?

具体究竟是什么原因,现在似乎已经很难准确判定了。当然,这问题现在对于推断破译《岣嵝碑》似乎已沒那么重要了。 大可放在以后倒果求因逆推寻证时,再仔细斟酌。

其次,此前,始终是将《岣嵝碑》与《洪范九畴》看成王莽刘歆伪造改造的"假货"。然而,碑与文本它们的产生形成过程,有没有可能会是八卦符号与《周易》、《易传》、《系辞》的产生形成过程相类似情况呢?

即,首先确实有大禹治洪水过程中在石头上刻制了这个蝌蚪文字的《洪范》。大禹时代的先人们用结绳记事时代记录方式,把最关键事情,确实先刻下来留文字在石头上了。后来的统治者、后人们在传承过程中,不断解释演绎乃至编改伪造,于是才有了《洪范九畴》这个《尚书》中的版本。

大禹所刻石或铸鼎的《洪范》,传到二千多年后的王莽时代,或许早已没了。

到王莽时,刘歆他们根据传下来的《洪范》古文,按政治现实需要再进一步修订完善后,再到岣嵝峰上去制作出新的《禹碑》。

换言之,真的本来就有大禹时代的《禹碑》 ,它就是《洪范》的原件。

应该说,在仅存现在物证与文本,且《洪范九畴》这文本真伪存疑有争情况下,这种历史过程发生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毕竟,要王莽刘歆他们完全凭空去硬生生地造出这一整套的《洪范》与《岣嵝碑》,似乎有些高估了他俩的作伪能力水准吧? 而且,有必要吗?无论是从操作难易程度还是从必要性必需程度而言,其实概率都不高。

史料里记载王莽刘歆对于各种托古改制确实是过于的沉迷,让人感觉他们不应该会在明知那些都是自己造假出来的东西情况下,到头来,别人都不信了,他们还自己依然会相信到迷信的地步。

反倒是,如果先秦《禹碑》当时确实留有残缺,而非全然伪造,王莽刘歆他们只是给予修缮。这种情况下,他们才更可能在生死关头,仍然对这些似乎具有神秘天命天意气味的东西深信不疑。

王莽为了推动贯彻托古改制,打造大新朝儒家理想国,甚至先后用各种花样方式干掉了自己的四个儿子。他自己至死仍在对天人感应的无限迷恋中祭天,向神灵倾诉衷肠。

比他大五岁的刘歆,与他不是同年生,却是同年死。两人难兄难弟,不计较刘姓王姓两家族的国仇家恨,结为姻亲,在为儒家理想国奋斗路上始终是高度一致的同志战友,史谓堪称一对"骨肉君臣"。

他们两人,生前就能明白预见到各自身死族灭、理想破灭成闹剧悲剧。一个比一个更凄惨地死后,这对"骨肉君臣"做为史上最善于作伪的一对政治好基友,也称名于千秋史册。

假做真时真亦假,作伪做假,真地能做到他们这样忘命舍身舍家地步?

历史都是罗生门。


也许,正是彻头彻尾地全情倾力作伪过程中,他们的全部心血、理念灌注寄托之下,《洪范九畴》这些东西即便真地全是他们假造,心系神往之下,他们自己也沉迷其中了。甚至能人挡杀人神挡屠妖剁鬼。哪怕是亲儿子,只要陪同演出不认真、参与不倾力,也个个都一刀宰了没商量。

这是何等疯狂的一对绝对理想主义君臣?

所以,究竟他们是不是完全在造假,才鼓捣出的《洪范》、《岣嵝碑》。究竟《禹碑》这东西与大禹是不是完全没关系?这些也似乎真地不那么重要了。

后记:

清明节,费了五六个小时,一气呵成。

从选题到成文,堪称神速。
《洪范禹碑》

蝌蚪天书千年谜,

难辩本非祖宗意。

快刀轻巧入破竹,

碑铭洪范何足奇?

2019年4月5日湘西乾州醉爱花肥桥张家老宅邻寓
附录:

左起
第1列:水木火金土
第2列:平直正强克高德燮友
第3列:貌视言听思食货祭司
第4列:空宾师徒岁月星辰历
第5列:数日天子民王父母寒
第6列:敬农皇乂协建明念向
第7列:威刚柔风霁雨凶卜燠
第8列:悔贞吉富康寿好宁考
第9列:终命折短疾忧贫惡弱
2019年清明节于湘西乾州龙江醉爱花肥桥头张家老宅邻舍


此文系原创。
《洪范禹碑》解读
一、《禹碑》与《尚书.洪范》及其可能作者
《禹碑》刻录古本或汉代古文本《洪范》。现今《尚书》中《洪范九畴》篇,则是对古本《洪范》的演绎。
两者之间关系,类似于八卦、六十四卦符号集所组成《先天八卦图》,与《周易》文本两者间之对应关系。
现今存世《禹碑》,皆为宋、明及民国以来辗转临摹拓刻而来。它们最早或源自上古禹帝时,或是春秋战国时代由孔子及其后世弟子创制或摹刻。汉代之前,史料于石刻铭符《禹碑》(或有相同銘符金册玉牒)无记录。汉末魏晋,渐有零星记载。留有痕迹而为当时文史资料所记录之《禹碑》,或经由王莽或刘歆等人之手伪造或改造。伪造改篆缘由,应与王莽篡汉建立新朝时期某些事件有关联。
《禹碑》为字符集,可视为原始时代字典。将来考古发现如能确证它为上古之物,则可视其为中华文明字典之祖。
《禹碑》作为可能的华夏字典之祖,与第一部汉字字典《说文解字》有若干关联。
《说文解字》作者许慎,是东汉通儒贾逵弟子。贾逵是刘歆门生贾徽之子。贾徽又是长沙相贾谊后代。贾徽对汉字体构造六书之说有原创之功、精通西汉时今文、古文《尚书》文本。
字典之祖《禹碑》,如果不是上古先秦之物,伪造它第一经手人,应是这位"弟子服其劳"的贾徽先生。
从师门传承言,《说文解字》这本字典,由来有自。
二、《禹碑》铭符解读
《洪范九畴》各畴关键字眼,分别对应《禹碑》各列符号,但并不严格要求一一对应。
如《禹碑》左起第1列5个符号,分别是《洪范九畴》第一畴"洪范五行"文段中关键字眼"金木水火土"五字。碑铭符号、文本字形都呈左右对称架构。
《禹碑》左起第3列九个符号,分别对应《洪范九畴》'五事、八政′两畴中"貌视言听思食货祭司"九个关键字。
77字符全是《洪范九畴》各畴中关键句眼字眼,可分为两大部分。
其中九畴(除第五畴外)各畴最关键字为:
吉凶
风雨霁
正直刚柔
寿富康宁好
短疾忧贫恶弱
岁月日星辰历数
食货祭司空宾徒师
貌视言听思 金木水火土
以上共四十五字,极可能为古本《洪范》。它们与《洛书》点线数字阵列图形布局相互对应,构成上古先秦或汉代金册玉牒铭符集。
《禹碑》在金册玉牒基础上,《洪范九畴》在古本《洪范》基础上,又增列三十二字、符(此三十二字为初步结论,不作定论)。
卜贞考终命折寒晹
天子王民父母皇悔
德平强高克燮友敬
农协建乂明念向威
三、《禹碑》未得正确解读之原由
岣嵝峰《禹碑》自现世以来,与《洪范》文本之间关系,历来研究者大多会注意到、思考过。为何两千年来诸大家却纷纷如大禹过家门而不入?最终至今也无人能清楚解读?
古代交通不便,识字人口少,研究型学者更少。这碑刻本来又末被广传,没有被破译尚不足为奇。
中晚明尤其是近现代以来,研究者已较多。近现代考古科学及近现代语言文字学、符号学等研究体系,也走向成熟。为何禹碑蝌蚪文符仍号为天书?
追究起来,六七百年前大才子杨慎,可能要负相当大责任。他才气名声足镇当时文坛、影响后世。一曲《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便压制中晚明文坛诗文学界。他辛苦拼凑编附出来一篇解读《禹碑》精美文字文章,后来者即使不尽苟同,但敢于跳出他这状元大才子的思维窠臼另寻思路,都得压上自己才智、胆色、名声,好好掂量。
当时与后世禹碑蝌蚪文符研究者,很多人之所以误,恰恰皆在于以杨慎解读为基础。他们只是努力试图寻找更形似文字,以便拼凑编附岀意义更为畅通文章。他们大都陷入科举强人杨慎因惯写八股文而拼凑文章的思维怪圈,没有考虑过碑上铭符集合根本就不是文章的最大可能性。
77个古文字符组成文章,每个字符绝不重复雷同。这种古文,先秦两汉魏晋之前文化史上,根本就没有类似古文存在!甚至除了南朝齐梁时才问世的《千字文》外,在杨慎凑出仿《尚书》体八股文之前,再也找不到第二例古文。(而南北朝时《千字文》,“同样”还是一篇启蒙性质乃至准"字典"性质古文)。
人们思维只要从杨慎习惯做八股文章的牢笼里,从思想篱笆中跳脱出来,破解这所谓天书蝌蚪文符并不难。现在近二亿大学学历文化程度学人,几乎人人都可能办到,随时可能办到。
当然,千余年来、两千余年来古今学人,毕竟始终没有人将《禹碑》蝌蚪文铭符号与《洪范》文本认真对应联系,从而正确解读出来。其中真实原因,可能比上述"杨大才子误导"稍复杂。
首先,一千几百年来,因为蝌蚪文符类金石文物极少存世,缺乏对比考证对象,让人确实难以辩认;而《禹碑》石刻与《尚书.洪范》文本,各自面世、存世的时间地点,要么客观上形成,要么人为故意所致,有着彼此相距数百千年、千万里的时空差异。千年来两千年来,人们思路因此颇受困绕,真地已无人知道两者之间特殊联系。
其次,一些对禹碑有所研究古代学人,已经或多或少意识到、猜到两者间的密切对应联系。但是,他们却不敢再研究下去,因为他们知道或潜意识里明白那是巨大灾难!
他们可能意识到,再研究下去,就不仅仅是伪古文《尚书》学派篡改今文、古文《尚书》的问题了,很可能会发现孔子的蝌蚪文版古《尚书》,本身就是大问题。甚至孔夫子本人,就有很大问题。四书五经十三经千年科举,也许考的全是伪造先祖伪圣贤的伪语录。
这在古代简直要命。
此外,千百年来,还有些不知情或多少已略略知情古人,甚至包括杨慎,或无意或有心故意给予后人以误导诱导。
杨慎作为科举受益人代表人物,(虽然历史上他政斗失败失意,但他科场功名文名犹盛。)也有可能为了故意误导后人而玩文字游戏以转移注意力,掩盖真相。
总之,一则各种原因确实难辩认,二则有些古人不愿不敢认真深入解读,三则还有些古人故意误导。
读《禹碑铭》有感
禹碑自当铭《洪范》,
蝌蚪佶屈赛殷盘。
临江杨仙摸瞎马,
天街郭神寻生番。
强牵怪字两眼泪,
附会僻文一口痰。
虚耗精神枉费力,
祖典本意不为难。
四、《禹碑》77字符初步解读(暂定稿)
左起
第1列:水木火金土
第2列:平直正强克高德燮友
第3列:貌视言听思食货祭司
第4列:空宾师徒岁月星辰历
第5列:数日天子民王父母寒
第6列:敬农皇乂协建明念向
第7列:威刚柔风霁雨凶卜燠
第8列:悔贞吉富康寿好宁考
第9列:终命折短疾忧贫惡弱
2019年清明节于湘西乾州龙江醉爱花肥桥畔
后记:
1,2008年5月11日,在武汉汉阳龟山晴川阁第一次见到蝌蚪文符禹碑,颇有感触。独坐汉江与长江合流处,见地震云。当夜大雨如注,生平仅见。第二天即是禹帝故里龙门断裂带那里发生汶川大地震。
2019年4月5日,在乾州桥畔斗室内翻阅《尚书》,忽然脑中灵光闪动。一时思如潮涌,当即下笔,四五个小时即写成近万字《禹碑》蝌蚪文解读。又用近半年时间,演绎约十来篇相关文字。年底赴湖南衡山,观览翻刻岣嵝峰《禹碑》。几乎同时,又是武汉,新冠病毒突如其来。
《禹碑》这东西,难道是某件上古封印法宝?
武汉这地方,龟山蛇山合一。龟蛇合一,即真武大帝,亦即传说中禹帝父母。
解读禹碑过程中的这两次巧合,竟有点儿象《水浒》里洪太尉破坏天罡地煞封印?
禹碑.武汉.地震.瘟疫。好象还真有某种神秘关联。
2,《禹贡》里九州:冀、青、兖、徐、扬、荊、豫、梁、雍。
甸、候、绥、要、荒。
《大禹谟》里,"水火金木土,谷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等等。
这些与禹帝相联的关键字眼,是否也在《禹碑》七十七字符内?
3,《禹碑》又有以地名而称《岣嵝碑》者。而考"岣嵝"二字,东汉时《说文解字》尚不收录,至汉魏时张揖编《广雅》(隋代避杨广讳改《博雅》)始有收录。以"岣嵝"两字象形而论,则汉代古南岳衡山一一今安徽潜山天柱山之外观最形似。
以此而论,汉代及汉代以前,《禹碑》铭符刻录或许在天柱山某处(本来刻在石牛洞石牛背?),或许某件铭符金册玉牒至今埋藏天柱山上。
隋代改封衡阳衡山为南岳,而岣嵝峰亦为今南岳七十二峰之一。南岳会跑路,《禹碑》也跟着长腿。最后干脆直接从第七十二峰岳麓山跑向全国各地乃至日本韩国等海外地区。
4,《禹碑》七十七字符,以左起第三列的“思""食"两字最象形,形象生动有趣。
“思”字符,就象一个人用双手托着脑袋下巴。"思考"的形象,与《思想者》著名石像雕刻堪可对比。“食"字,则明显是人用手抓东西进食形象。
第四列"月"字,也很有意思。象形意境是嫦娥奔月?嫦娥抱玉兔?还是吴刚在砍树?
"岁"字为何不是"日”也不是“年",而是如今不常用的"岁",内涵时代特征为何?从字形看,仍是代表"日"字的太阳"金乌"形象?
5,《洪范五行》以"水火木金土"为序列。
《大禹谟》则以"水火金木土"为序列。
两者有一点差异,(可能本来相同。是古人抄录时或刻版时误操作,后人以误传误),但都是"水"字在前。
因为处于大洪水时代,第一个字才定选了“水"字?
《禹碑》第一个符号是否也是"水"字?
似乎最后一字是"弱",加水为“溺"?始于"水"而终于"弱",合而为"溺"。是"上善若水,柔弱胜刚强",要把《道德经》也囊收入内?
还是当时大洪水情况下,提前标示记录文明灭亡最可能原因?
6,《禹碑》与本人的渊源有一点神秘色彩。前面说过,就象《水浒》里破封印洪太尉,非他不行,提前就预订了此人,此事。
历史上,明朝有个张素,号碧泉,他曾在长沙当过军区政委。后来正是张碧泉把《禹碑》送给杨慎去解读,才带起第一波《禹碑》解读热。与之同期,南京又有个“新泉书院",早期传到朝鲜韩国日本《禹碑》版本,就是这"新泉书院"拓版翻印。而这也又带起《禹碑》第一波国内各地乃至日韩等藩属的广印翻刻潮。
冥冥之中,若有意志。
《禹碑》解读与"张新泉"这个名字,似乎有神秘关系?类似于《水浒》里某代张天师早就刻好了,在洪太尉解天罡地煞封印时所见到的"遇洪而开"。仿佛是四维大能留藏在三维地球上的一个通关游戏隐藏设定?
张,这姓氏在华夏文明文化范筹内论,与孔姓算是经历各王朝而不曾断绝世系传承的唯二姓氏。一为万世师表,一为历代天师。本人家谱,正是张天师世系。"国圣至朝,万世学道。本在其中,永泰有兆"。
新,《禹碑》岀世踪迹,每隔千年似乎大多与"新"字若相关联。
公元前两千年左右,大洪水禹帝制作禹碑,华夏文明正式进入世袭王朝新时代。
公元前一千年左右,武王伐纣、纣焚鹿台,甲骨秘埋,《禹碑》隐踪?。周革殷命,华夏文明正式开启封建制新时期。
公元前后,王莽刘歆新朝,天柱山《禹碑》重刻?。
公元千年左右,王安石等新学新政新法,衡山《禹碑》重刻?。
公元二千年前后,新时代新中国,《禹碑》解读完成?。
泉,大概既揭示《禹碑》与水之关联,又指示历史上禹碑可能地点地标?天柱山汉代禹碑在石牛洞、石谷流泉附近,衡山宋代禹碑附近也有山泉?
另:
因姓名,内心倒有可笑想法:也许原始禹碑岀土最可能地点是四川省北川县禹里或宁夏省吴忠市哪个地方。
考大学那年,小镇同批考取三个名校生:清华某北川、人大吴忠某、北大本人。可谓空前绝后,亦此生一大奇事。与禹碑之际会因缘既已诡异若此,实在不免胡思:他们姓名是否也与禹碑有神秘联系?
北川,因08年汶川北川龙门断裂大地震、武汉禹碑似乎能胡扯联系上。但吴忠,就真不知何年因何而能牵连到了。
《年近五旬感怀》
四十七年昏昏过,重重复复零碎琐。
禹碑蝌蚪溯源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底盘》
自从禹碑解读后,世间学术有底盘。
读书不识张新泉,人称大师也枉然。
2020年冬至于安徽天柱山下

附录:
《尚书.洪范》
武王胜殷,杀受,立武庚,以箕子归。作《洪范》。
惟十有三祀,王访于箕子。王乃言曰:“呜呼!箕子。惟天阴骘下民,相协厥居,我不知其彝伦攸叙。”
箕子乃言曰:“我闻在昔,鲧堙洪水,汩陈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畴,彝伦攸斁。鲧则殛死,禹乃嗣兴,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
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农用八政,次四曰协用五纪,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征,次九曰向用五福,威用六极。
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従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従革作辛,稼穑作甘。
二、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视,四曰听,五曰思。貌曰恭,言曰从,视曰明,听曰聪,思曰睿。恭作肃,从作乂,明作晢,聪作谋,睿作圣。
三、八政:一曰食,二曰货,三曰祀,四曰司空,五曰司徒,六曰司寇,七曰宾,八曰师。
四、五纪:一曰岁,二曰月,三曰日,四曰星辰,五曰历数。
五、皇极:皇建其有极。敛时五福,用敷锡厥庶民。惟时厥庶民于汝极。锡汝保极:凡厥庶民,无有淫朋,人无有比德,惟皇作极。凡厥庶民,有猷有为有守,汝则念之。不协于极,不罹于咎,皇则受之。而康而色,曰:‘予攸好德。’汝则锡之福。时人斯其惟皇之极。无虐茕独而畏高明,人之有能有为,使羞其行,而邦其昌。凡厥正人,既富方谷,汝弗能使有好于而家,时人斯其辜。于其无好德,汝虽锡之福,其作汝用咎。无偏无陂,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尊王之路。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反无侧,王道正直。会其有极,归其有极。曰:皇极之敷言,是彝是训,于帝其训,凡厥庶民,极之敷言,是训是行,以近天子之光。曰: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
六、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刚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强弗友,刚克;燮友,柔克。沈潜刚克;高明柔克。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人用侧颇僻,民用僭忒。
七、稽疑:择建立卜筮人,乃命卜筮。曰雨,曰霁,曰蒙,曰驿,曰克,曰贞,曰悔,凡七。卜五,占用二,衍忒。立时人作卜筮,三人占,则従二人之言。汝则有大疑,谋及乃心,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汝则従,龟従,筮従,卿士従,庶民従,是之谓大同。身其康强,子孙其逢吉,汝则従,龟従,筮従,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従,龟従,筮従,汝则逆,庶民逆,吉。庶民従,龟従,筮従,汝则逆,卿士逆,吉。汝则従,龟従,筮逆,卿士逆,庶民逆,作内吉,作外凶。龟筮共违于人,用静吉,用作凶。
八、庶征:曰雨,曰旸,曰燠,曰寒,曰风。曰时五者来备,各以其叙,庶草蕃庑。一极备,凶;一极无,凶。曰休征:曰肃,时雨若;曰乂,时旸若;曰晰,时燠若;曰谋,时寒若;曰圣,时风若。曰咎征:曰狂,恒雨若;曰僭,恒旸若;曰豫,恒燠若;曰急,恒寒若;曰蒙,恒风若。曰王省惟岁,卿士惟月,师尹惟日。岁月日时无易,百谷用成,乂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日月岁时既易,百谷用不成,乂用昏不明,俊民用微,家用不宁。庶民惟星,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则有冬有夏。月之従星,则以风雨。
九、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六极: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忧,四曰贫,五曰恶,六曰弱。”
左起
第1列:水火木金土
第2列:平直正强克高德燮友
第3列:貌视言听思食货祭司
第4列:空宾师徒岁月星辰历
第5列:数日天子民王父母寒
第6列:敬农皇乂协建明念向
第7列:威刚柔风霁雨凶卜晹
第8列:悔贞吉富康寿好宁考
第9列:终命折短疾忧贫惡弱
《洪范禹碑》、《尚书》、蝌蚪文字与孔子、殷商之关联 1,《禹碑》所刻符号,此前虽未被人正确解读,却历来都被称为蝌蚪文。史料对于"蝌蚪文"的记载,最早是司马迁《史记》里。西汉景帝时,鲁王曾主使了史上著名强拆事件,为修鲁王宫室而坏孔子宅。从强拆孔子故宅墙壁中,岀土大量用蝌蚪文字写的《尚书》《春秋》三传等等文书简牍。 这批蝌蚪文字,只有孔子后裔孔安国能辩识整理。司马迁向他请教学习颇久,还觉得这门外语太难,自承学不会。 这实际已点出蝌蚪文字、《尚书》、孔子及殷商等等几个要素。当然,这一次还沒有禹碑岀场。 2,禹碑第一次岀场现踪迹,已是经历了王莽篡汉建立新朝之后的东汉时代。 当年西汉景帝时的鲁王,是汉景帝刘启第三子,其母为程姬。景帝有次去程姬宫室,适逢程姬月事,程姬便让侍女唐氏代替侍奉。 然后,唐姬就生下了第六子长沙王刘发。他的后代中便有刘演刘秀兄弟,重建中兴汉室,史称东汉,再延命刘汉二百年天下。(汉景帝刘启,名字与建立夏朝开创王权世袭制度的禹帝儿子相同。他的后代中,刘秀创建东汉。还有一个,据说是他儿子中山靖王的后人,刘备则创建季汉、蜀汉)。 王莽新朝时,有个超级学术巨头封为国师,名叫刘歆。他是西汉景帝时参加过七国之乱的楚王后裔,他大力提倡孔安国蝌蚪文版本古文《尚书》学派,把当时今文、古文《尚书》两派斗争推进到白热化。 刘歆有个门客或弟子叫贾徽,精通西汉时今文《尚书》,还师从孔安国弟子涂恽(禹帝妻涂山氏后人,涂山在今安徽天柱山附近。)学习蝌蚪文版古文《尚书》。他还是汉字构造六书之说创始者。 此外,他也是曾做过汉文帝时长沙国相的贾谊后人。贾徽后代贾逵,是东汉早中期最有名大儒。贾逵弟子许慎,则写了汉字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 上述一团乱麻,多条线头交织。既有西汉、新朝、东汉,刘家皇室、诸候王宗室、王氏外戚之间,各种权力斗争乃至朝代更替。还有黄老道家与儒家、儒家内部今文古文学派及董仲舒等等之间,争夺道统、官学博士职位的斗争。但它们又与《禹碑》、《尚书》、蝌蚪文字都有若干关联。 东汉时,始有禹碑、金册玉牒、汉南岳衡山(今安徽天柱山)的文字资料。这算是禹碑第一次正式岀现踪迹。 3,魏晋南北朝时,禹碑在文史、方志、传记、道家书籍中开始渐多记载。 东汉许慎著《说文解字》时,未收见"岣嵝"二字。曹魏时张揖编《广雅》(隋代避炀帝杨广名讳,改为《博雅》),始见"岣嵝"二字。并记载衡山有《岣嵝碑》、金册玉牒,记大禹受帝命治水事功等。 “岣嵝"二字应是出自象形。但比较而言,汉代南岳天柱山,外观才最形似"岣嵝"。 这一时期,因洛阳武库大火五胡乱华,书籍文物再次为之一空。又有梅赜献古文《尚书》,就是所谓伪古文《尚书》。这时期还有件事,孔家在东晋时又出了个孔安国来安邦定国。 4,隋代改封今湖南衡阳衡山为南岳。文史资料中的《禹碑》,从此就都与南岳衡山相关。 隋唐时代,很多名人找这个禹碑。但都是听说过,没找到没看见过。中晚唐有宰相毕眨居天柱山。他的传记与墓志中,曾提到有人指点他挖岀过见到过一块蝌蚪文字古碑。据说是他所写的《潜山赋》里,也似有提及,赋中文字有所?"谁解窥虫学篆"之类。 唐代孔家,又岀来一个著名大儒孔颖达。他写了包括《尚书》在内的《五经正义》,但其所据版本基本是伪古文《尚书》。 5,禹碑真正明确面世,是在宋代。 王安石做舒州通判(副司级?)时,大半夜跑到天柱山石牛洞打火把找东西。大概他也觉得禹碑应该是在那里。他写了《洪范传》,算是他创立新学的总纲。此后,搞了半辈子新政变新法。 从神宗到徽宗,新法旧法新党旧党你落我起,来回好几次大折腾。 王安石变法派里,有个伙伴、干将叫刘挚。刘挚儿子刘跂,在新党重新得势时,以朝奉郎身份被派到衡山摹刻了一块蝌蚪文《岣嵝碑》。 这块碑,据说就是现在所有禹碑的最初母版。刘跂据说是"临大夏玉册文变大摹刻",他从哪里搞来的玉册文?暂无更详细资料。 这块碑刻岀来不久后,就靖康耻、天下大乱,它又不知所踪。南宋时,朱熹一面考证批判伪古文《尚书》,一面跑到衡阳南岳到处找《禹碑》,最后也没找到。他死了不久,四川道士何致在衡山找到了此碑。长沙知府拿到后,把它搬移或翻刻到岳麓山岳麓书院。 此后又是宋元明鼎革,天下大乱,禹碑也再次失踪。到了明代嘉靖年间,才被人发现。 与嘉靖皇帝在朝堂发生过激烈争斗,失败后被流放的杨慎(其父杨廷和担任过明武宗明世宗两任皇帝首辅)及其同年、同事、门生等等,到处临摹拓刻解读传扬这石碑(这举动可能另有其政治意涵,暂不论)。到了万历初期,甚至藩属李氏朝鲜,以及结束战国乱世后安定下来的德川幕府日本,都有摹刻,在各自国内到处拓印立碑。 热闹之后,又是三百多年无人问知。直到民国,因抗战前有日本学者来考察,地方政府又重修刻记,并题写《禹碑》二字冠于碑首。 6,禹碑现世与隐藏的轨迹,有些诡异。 先秦之前暂且不论。 汉代以来,汉(晋)宋明三四个朝代有明确踪迹现世。而其它朝代,经常有显贵名人专门耐心寻找它,却都找不着。 (商)汉宋明,都是儒学鼎盛之时。且其帝王皆岀自距天柱山涂山较近的淮泗地区,皆起于淮泗、殷商故土。 尤其是宋代。赵宋取代柴周,反周复殷。(宋、殷、商是同一个千年老字号。赵匡胤赵匡义父亲名字就叫赵弘殷。从开国便兄终弟及,后来也屡见,亦殷商旧制而其它王朝罕有)。 赵宋有所谓"本朝祖制不抑兼并",重商,以商兴国。在秦汉至明清两千年诸王朝中,可谓独具一格。命延三百年,偏安而未曾真正一统(半享六百年殷商天下共主地盘岁月?)。边夷辽夏金元四丑四凶四大恶人,一个比一个狠。 当今之世,市场经济已立,入世已二十年,又是商业社会大兴,堪谓史无仅有的大商时代。于是,禹碑就又要被解放了? 7,《禹碑》解读后,它与《尚书》《洪范》的对应关系可说是极为清楚明确。 如果它是秦汉之后,才被人撰制铭刻。它与《洪范》的这种明白对应关系,又怎么可能隐藏两千年?始终不被人明白知晓,一直未被人发现解读岀来? 如果它是先秦之物,如此意义重大的物件,为何秦汉以前文物资料却没有任何记载? 究竟是什么人撰制刻录了它?为什么又要隐藏它与《尚书洪范》文本的对应关系? 是各自分别传承过程中,因历史久远战乱等各种客观原因导致失掉了关联,再发现时自然而然已无人识?还是一直有人故意隐藏?目的又何在? 常常忍不住真想问那位始作者、那些“隐藏者"一句: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值得掩盖需要隐藏地? 唐代刘禹锡、韩愈,宋朝王安石、朱熹,他们都花不少时间耐心寻找过禹碑。他们都大概猜测到,乃至知道禹碑与尚书洪范的关系。他们也是当时最有可能见到禹碑后,就能解读岀来的大儒。然而,偏偏就是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 (案:以王荆公之渊智博学广思,又特作《洪范传》为倡立新学之纲领而推新政变法,苟得见禹碑,必解蝌蚪文符于千载之前矣!惜哉!竟遍寻不遇,亦怪哉!) 朱熹曾遍寻衡山,但就是找不到。死后十来年,一个道士就发现了,然后就是官吏手中不知所谓的临摹拓刻。 明代杨慎为首那么多进士,一大批各地书院儒家学者师生,乃至一大堆李氏朝鲜日本儒学师徒,研究那么久。个个天天只读几本孔子书,能倒背尚书洪范的比比皆是,他们甚至还都知道碑文与大禹治水有关,就真地就愣是找不岀与《尚书》《洪范》之关联? 无法相信。 他们又不用考数理化学外语研究经济!数以万计的人,那么久,范围那么小,线索方向基本对上号了,瞎碰也会有人蒙对。 杨慎拼凑岀八股附会文章,会有错误影响,但就能误导当时所有人?他的敌人对手并不会少,就沒有人另寻思路以便打脸? 那么多人,甚至已形成当时官场文坛学界一股风潮热潮,却居然没有竞争斗争,甚至连竞猜都没有。正常情况下,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情形。任何时候,文人相轻官场倾轧都不会少见。但这场热潮里,一个被皇帝所记恨,朝中有一大堆敌对派系进士大儒当权主政的杨慎,只是拼凑了七十几个字的八股文章(还是错的!),居然一个来打他脸的也没有。 换胡适之顾颉刚郭沫若李学勤试试?只要他们敢写解读文字,会跳岀来打他们脸的,只怕多如过江之鲫。 禹碑解读后,想到这些事,愈想就愈觉得荒唐、诡异。 难道真地是"遇洪而开"?既非他不行,他要破封,别人也阻拦不了?都是早就预订了。 荒唐诡异,莫此为甚。 8,历史上,《尚书》能因今文、蝌蚪文两个版本而分为两派,学术界、官场上都斗得你死我活不亦乐乎。 晋代,书籍因战乱再次几近全灭。当时,梅赜等人只要手里有书,献岀来就是功盖当世。可以凭此名彪青史,坐得富贵安享盛名。他们偏偏却还要费耗心思,冒天下之大韪,凭白弄险去各种增编删改组合分割,画蛇添足另行作伪! 简直匪夷所思,有如患了失心疯。 那时又没有袁隆平可以让他们吃得太饱!他们在发哪门子神经!? 难道《禹碑》、《尚书》这些东西,自带降智商乱心神夺魂魄功能?谁遇上它们,就会自动"行拂乱其所为"“曾益其所不能",神智昏乱胡搞八搞? 莫明其妙,令人百思难解。每每思及,都深感郁闷。 追根溯源,也只能找孔夫子这始作俑者。 《尚书》总是你天生圣人孔仲尼最先编删改定的吧?蝌蚪文字最早见之于史料,总是从你孔子故宅墙壁里扒爬岀来的吧? 后世汉代宋代明代儒门的这些莫明其妙学案,追因溯原,大概是因为孔夫子本人那里,就有很多莫明其妙。 万古长夜之后,虽然天生了一个圣人孔仲尼,但从他老人家自己那里,就隐藏太多秘密。身为殷商祭司后裔秘密教主救世主的他老人家,要掩盖的东西,他老人家七搞八搞隐藏了的东西,本来就都太多了。 2021年元月天柱山 《禹碑》77字符初步解读(暂定稿) 左起 第1列:水木火金土 第2列:平直正强克高德燮友 第3列:貌视言听思食货祭司 第4列:空宾师徒岁月星辰历 第5列:数日天子民王父母寒 第6列:敬农皇乂协建明念向 第7列:威刚柔风霁雨凶卜燠 第8列:悔贞吉富康寿好宁考 第9列:终命折短疾忧贫惡弱 2019年清明节于湘西乾州龙江醉爱花肥桥头张家老宅邻舍
据传明朝文人杨慎已经破译。承帝曰:“嗟,翼辅佐卿,洲渚与登,鸟兽之门,参身洪流,而明发尔兴。”久旅忘家,宿岳麓庭。知营形折,心罔弗辰。往求平定,华岳泰衡,宗疏事裒,劳余伸疒火,郁塞昏徙,南渎衍亨,衣制食备,万国其宁,窜舞永奔。(源自网络)
  • 6楼 气温
  • 2021-02-04 12:55
楼主这文是不是也算是托古改制
受到警告
引用: mil24hind 发表于 2021-02-03 16:24
据传明朝文人杨慎已经破译。承帝曰:“嗟,翼辅佐卿,洲渚与登,鸟兽之门,参身洪流,而明发尔兴。”久旅忘 ...

这时候还再拉杨慎岀来,被人笑话的就不是杨慎了。这是在展示智商值。
引用: 气温 发表于 2021-02-04 12:55
楼主这文是不是也算是托古改制

现在初高中学历者已近八九亿,大学历者近两亿,这时候歪楼只会自我暴露。
文章憎命达。
三星堆恐怕也与洪范、禹碑相关。毕竟都是大江流域,与大禹各种关联。
楼主想法挺好,但是你的理论即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蝌蚪文实在太少了,又没有对应文字可以参考,纯粹是死掉的文字,无法证实或者证伪你的理论。除非未来挖到新的考古石碑且有比较文字才能证实你的理论。
禹碑蝌蚪文及洪范都不需要怎么证实证伪。反而是它们的来历及相互成谜的联系,需要认真考证论证。
洪范禹碑解读的意义  物质生活层面没什么影响意义,对所有人来说,解没解读出来,正确与否,都是"关我屁事?”的。  精神生活层面会有一些影响,有一点所谓的意义。  解读,其实只是重新”发现"。最早创造禹碑的人,当然知道它与《洪范》的关系。但在历史传承中,这种关联消失了。  现在再被解读出来,也就是重新"发现"了这种关联而已。  当然,因为它与《洪范》《尚书》、《洛书》、蝌蚪文字符、孔子家族儒家学派的关联,因为《洪范》及《尚书》文本、儒学儒家的地位、影响,及错踪复杂传承历史导致的各种思想争议、学案、历史迷雾,也就又衍生了一些新的疑问或"发现"。  即禹碑与《洪范》始作者究竟是谁? 蝌蚪文字究竟是怎么回事? 禹碑《洪范》《尚书》《洛书》的真伪问题,及汉代以来两千年学术纷争究竟因何而起? 禹碑与洪范尚书的关联为何会消失或被掩盖? 儒家儒学孔子本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由于《洪范》《尚书》《洛书》、儒学儒家孔子的特殊地位,这些问题都直接触及中华文明核心部分。  所以,解读禹碑后,也就是重新“发现"了禹碑、蝌蚪文、洪范尚书、洛书、孔子儒家儒学……之间的关联。这种关联有没有被重新“发现",它们都存在着,本身并沒什么太大意义。 但这只是开始。 追溯下去,儒学儒家史、中国古代思想哲学史、文字文化史、夏商周断代、中古史、中华文明史……全都得重写重读重新认知。
《洪范》篇的框架与《洪范》是两回事。    洛书→金册玉牒→禹碑→《洪范》框架→《洪范》 河图→伏羲八卦→连山、归藏→文王易→《易传》 可能都是孔子"述而不作"“韦编三绝"过的。 现在看来,述而不作与韦编三绝,都要重新理解。 就象"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不重新释读,仅仅翻译成字面意义白话文,肯定不行。
2021-05-21 14:56:00(编务组) <考古杂志社> ? 考古学报退稿 ? (作者)张新泉 [修改稿][下载] [在线打开]       尊敬的先生/女士:         您的大作《洪范禹碑蝌蚪文符解读》未通过审稿。《考古学报》不采用。特此通知。感谢您的支持!                                                     《考古学报》编辑部                                     2021-05-21          2021-05-05 18:21:41(作者) 张新泉 ? 新稿件 ? (副主编)<考古杂志社> [原稿件][下载] [在线打开]          时间上来看,这封退稿邮件发岀时,祝融号正式登陆火星,云南青海两地震,两国士辞世。……文青一点,这封退稿"惊天动地"了。 逻辑上当然没这么扯,七十几亿人照样吃喝拉撒睡一如日常。
天柱山天池峰有龙宫、天宫,所以,天柱者,亦有通天达海之意。  天柱山的外形,从青龙背处观察,最象形"岣嵝"二字。汉末魏晋乱世,儒士始创"岣嵝"二字。既标示当时禹碑(或蝌蚪文符金册玉牒)之所在,似亦有汉儒们怀念故汉之意义(感怀当年汉武封禅南岳之事?)。  天柱山周围两千年来六级以上地震有文史记录可考者即有四五次,山体残破,山谷中巨石无数。  炼丹湖一带又有天书峰(传为汉末道士于吉得九天玄女所传天书之处)。  天柱峰在群山环抱之中,从大江、潜水、皖水往登,无捷径可走。 隋代改封衡山为南岳,一则魏晋南朝之后,江南岭南已成中国区域而非边荒之地。南岳宜更往南方。二则天柱地震崩坏残破,往登祭祀亦多不便。不如衡山之便捷。
看着不就像甲骨文吗? 只是把笔画弄得更歪歪扭扭吧。
太阳底下没多少新鲜事。 商周鼎革前后的泰伯迁吴,是大迂回、长征。目的既有商周矛盾激化时期,为了保留种族分支扩张势力开辟新据点,也有借机剪除削弱商族羽翼。 可能与明清鼎革之时,满清大迂回西征林丹汗之战略相仿佛。退则可联蒙代蒙而为草原之主,进则可伐中原取明而代之。